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优秀作文 > > > 郭鑫和阿布-郭鑫阿布同居不满足 同志也泡妞(图
2019-08-16

郭鑫和阿布-郭鑫阿布同居不满足 同志也泡妞(图

一 : 郭鑫阿布同居不满足 同志也泡妞(图)

郭鑫之前在《康熙来了》被主持人小S大爆他与同居人阿布传同志情,近来窜红成‘布嫂’,这对‘萤幕情侣’26日被记者直击,身边有骨感妹们相陪看电影,郭鑫贴心帮女伴拿包包,惹得阿布一脸不爽走进戏院,对此,两人昨都表示目前单身,郭鑫说:‘她们全是牌友,都把我当姊妹看。’阿布则笑说:‘大家都认识,干嘛吃醋?’

阿布和郭鑫 郭鑫阿布同居不满足 同志也泡妞(图)

曾拿金钟奖最佳主持人的阿布与郭鑫是同居5年多的室友,最近因被传同志情而意外暴红,私底下两人感情好到连把妹都同进同出,日前晚间两人各带1个美眉撇娘,又拉女性友人作陪,2男拼3女,出现在信义威秀影城,郭鑫频对身旁短发妹献殷勤,先买可丽饼讨欢心,又贴心帮忙拿包包和饮料,更有风度等女生去洗手间。

当天阿布摆出酷样,身后紧黏气质女,他还特意戴帽子和眼镜伪装,但民众反倒是先认出郭鑫,帅气阿布人气当场输给娘味十足的郭鑫。对此,郭鑫说:‘我们都是很熟的朋友,东西会互相帮忙拿,我不记得那天有帮谁拿东西。’3位女伴中是否有两人的女友?阿布说:‘大家都是牌友,我目前单身。’郭鑫也说:‘我有喜欢的女生,但不敢追求,我要努力工作,不然将来怎么照顾人家?’

阿布和郭鑫 郭鑫阿布同居不满足 同志也泡妞(图)

郭鑫和阿布感情之好,穿内裤相见已司空见惯,郭鑫还会帮阿布敷脸和按摩,郭鑫更爆料,两人因工作之故,晚上曾睡同一张床,郭鑫说:‘不会抱他睡啦!但我都翻来翻去,常会踢到阿布。’阿布和郭鑫都表示,若没有意外,这段‘同居情’将会延续下去。

二 : 阿Q和南郭

  话说阿Q自从办厂失败之后,整天闷闷不乐,无所事事,总是幻想着王胡和假洋鬼子的厂子也被大盖帽给查封掉,并幻想着有一天会从天上掉下个大馅饼。一日,阿Q在山神庙前闲溜达,忽然看见一个衣着古怪的人从北边跑来,更怪的是那人还抱着一把竽,他慌慌张张的跑着,好象后边有人在追他一样。阿Q顿生疑惑:“这是谁呀?怎么从来也没见过?”阿Q回想起刚刚建厂失败赔了不少钱,还欠着鲁镇酒家不少钱,不觉得打起了那人的主意:“嘿嘿!孙子!可让爷爷我碰着财神了!嘿嘿!酒好香呀!”于是阿Q壮了壮胆子,四下瞧了瞧,没人,顺手抄了一根碗粗的棍子,向前一跳拦住了那人的去路:“呔!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载,若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!”不知阿Q哪来的胆子。“啊!”那人吓了一跳,“这、这位爷,有、有事好商量。”“呸!少拿‘肺’说话――废话少说,拿钱来!否则,嘿嘿,若想从这过去,得先问问我手中这根水火棍!”“爷、爷。”只见那人兢兢战战地掏出了几枚发绿的圆圆的东西,“我、我刚从京城逃出来,身上没带多少钱,只剩下这些了,求您放过我吧!”“呀呀个呸的!想拿几块费铜片就想把我打发了,门都没有!”阿Q一把抢过那人的东西嚷嚷道。“这可是钱呀!”那人不觉得声音提高了许多。“钱?”阿Q有些摸不着头脑,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这是古币!莫非,我穿越了时空!”“爷!您就放过我吧!”“我真的穿越了时空吗?”阿Q想道,“待我问他一问。”“那好吧!只要你把你的来历说出来,而且没有假话,我就发发慈悲放了你。”“谢谢爷!”于是那人便说出了自己的来历......原来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无人不晓的南郭先生。齐宣王死后,齐缗王继位,南郭先生在宫里混不下去了,便逃了出来。阿Q这才明白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。“呵呵!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南郭先生呀!久仰久仰!来请庙里坐!”阿Q连忙奉承道。“好!好!好!”南郭先生连道了三声好。二人进了庙,阿Q翻箱倒柜找出了两个破茶碗和一个破茶壶,“来,南郭先生,我也没有什么家当,只好以水代茶,请不要见笑。”“岂敢岂敢。”二人便交谈起来,各自道出了不凡的经历:阿Q受人欺侮,建厂失败......南郭先生滥竽充数失败......沉默良久,二人异口同声道出了原委:没有钱!忽然,阿Q大叫一声:“有了!”“有什么?”“我有办法挣到钱了!”“是吗?”“你看,我们去办个厂子,去生产会自动发出声音的竽,然后人们就回来买去‘滥竽充数’。”“有这种竽吗?”“有!我这正好有本书介绍如何制造会自动发声音的机器。”“那么我们可就发了。”“对!为了我们的钱,干杯!”“干杯!”于是,二人便四下筹钱建厂,不久便建起了一座工厂,生产出了第一批会自动发出声音的竽。但刚投入市场,许多人都觉得新鲜但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东西,所以开始销路很不好。毕竟阿Q有办厂的经验,立刻推出了南郭先生这一“巨星”,有了广告效应后,阿Q的货开始走俏、供不应求,白花花的银子和黄澄澄的金子涌向了阿Q和南郭先生的腰包。有了钱后,二人把山神庙粉刷一新,建成了他二人的度假圣地和存放金银之地,二人从此过起了好日子......好景不长,终于有一天,一个滥竽充数的人使用的竽坏了,齐缗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齐缗王气急败坏,立即下旨缉拿阿Q和南郭先生,要从严处置他们。众柴领命直奔山神庙。他二人知道消息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二人急忙收拾细软之物赶紧逃命。不一会,众差已到山神庙门前,敲得庙门震天响:“阿Q!南郭!开门!出来接旨!”“开门!接旨!”......“阿Q!开门呀!阿Q!”阿Q腾地坐了起来,只听得山神庙门被来人敲得震天响。“阿Q!开门呀!”阿Q立刻冒了一身冷汗。“开门呀!阿Q!我是王胡呀!”啊!原来是一场恶梦!

 

三 : 郭鑫和阿布享受同居乐 密谋踢走第三者

郭鑫跟阿布为维持二人同居世界,正密谋踢走服兵役快结束的师弟AJ,也因为房间塞满他们的衣物,根本挤不下另一个大男人。昨天郭鑫担任保养品一日店长,边帮男顾客抹乳液,边碎碎念说:‘阿布常出外景,还不懂得保养,真是的。

郭鑫和阿布 郭鑫和阿布享受同居乐 密谋踢走第三者

郭鑫保养有道,获邀当一日店长

郭鑫跟阿布为维持二人同居世界,正密谋踢走服兵役快结束的师弟AJ,也因为房间塞满他们的衣物,根本挤不下另一个大男人。昨天郭鑫担任保养品一日店长,边帮男顾客抹乳液,边碎碎念说:‘阿布常出外景,还不懂得保养,真是的。’

郭鑫对保养极有心得,碰到品牌设计师,竟建议对方还可以再添加什么成分,一派专家口吻。爆红后他跟阿布并没买房买车,继续窝在租来的公寓,连治装费都平分。因为两人尺寸相仿,身高都是185公分,交换穿也不介意。

由于衣物愈堆愈多,郭鑫和阿布最近打算霸占师弟的房间,请他当完兵后去别处找房子,当然也可以继续享受二人世界,不受打扰。

郭鑫和阿布主持的《娘娘驾到》从中天娱乐台搬到综合台,时段改为晚间7点,仍在修正节目内容,最近他们出外景,猜路人的星座。

四 : 阿Q和南郭

  话说阿q自从办厂失败之后,整天闷闷不乐,无所事事,总是幻想着王胡和假洋鬼子的厂子也被大盖帽给查封掉,并幻想着有一天会从天上掉下个大馅饼。一日,阿q在山神庙前闲溜达,忽然看见一个衣着古怪的人从北边跑来,更怪的是那人还抱着一把竽,他慌慌张张的跑着,好象后边有人在追他一样。阿q顿生疑惑:“这是谁呀?怎么从来也没见过?”阿q回想起刚刚建厂失败赔了不少钱,还欠着鲁镇酒家不少钱,不觉得打起了那人的主意:“嘿嘿!孙子!可让爷爷我碰着财神了!嘿嘿!酒好香呀!”于是阿q壮了壮胆子,四下瞧了瞧,没人,顺手抄了一根碗粗的棍子,向前一跳拦住了那人的去路:“呔!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载,若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!”不知阿q哪来的胆子。“啊!”那人吓了一跳,“这、这位爷,有、有事好商量。”“呸!少拿‘肺’说话――废话少说,拿钱来!否则,嘿嘿,若想从这过去,得先问问我手中这根水火棍!”“爷、爷。”只见那人兢兢战战地掏出了几枚发绿的圆圆的东西,“我、我刚从京城逃出来,身上没带多少钱,只剩下这些了,求您放过我吧!”“呀呀个呸的!想拿几块费铜片就想把我打发了,门都没有!”阿q一把抢过那人的东西嚷嚷道。“这可是钱呀!”那人不觉得声音提高了许多。“钱?”阿q有些摸不着头脑,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这是古币!莫非,我穿越了时空!”“爷!您就放过我吧!”“我真的穿越了时空吗?”阿q想道,“待我问他一问。”“那好吧!只要你把你的来历说出来,而且没有假话,我就发发慈悲放了你。”“谢谢爷!”于是那人便说出了自己的来历......原来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无人不晓的南郭先生。齐宣王死后,齐缗王继位,南郭先生在宫里混不下去了,便逃了出来。阿q这才明白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。“呵呵!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南郭先生呀!久仰久仰!来请庙里坐!”阿q连忙奉承道。“好!好!好!”南郭先生连道了三声好。二人进了庙,阿q翻箱倒柜找出了两个破茶碗和一个破茶壶,“来,南郭先生,我也没有什么家当,只好以水代茶,请不要见笑。”“岂敢岂敢。”二人便交谈起来,各自道出了不凡的经历:阿q受人欺侮,建厂失败......南郭先生滥竽充数失败......沉默良久,二人异口同声道出了原委:没有钱!忽然,阿q大叫一声:“有了!”“有什么?”“我有办法挣到钱了!”“是吗?”“你看,我们去办个厂子,去生产会自动发出声音的竽,然后人们就回来买去‘滥竽充数’。”“有这种竽吗?”“有!我这正好有本书介绍如何制造会自动发声音的机器。”“那么我们可就发了。”“对!为了我们的钱,干杯!”“干杯!”于是,二人便四下筹钱建厂,不久便建起了一座工厂,生产出了第一批会自动发出声音的竽。但刚投入市场,许多人都觉得新鲜但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东西,所以开始销路很不好。毕竟阿q有办厂的经验,立刻推出了南郭先生这一“巨星”,有了广告效应后,阿q的货开始走俏、供不应求,白花花的银子和黄澄澄的金子涌向了阿q和南郭先生的腰包。有了钱后,二人把山神庙粉刷一新,建成了他二人的度假圣地和存放金银之地,二人从此过起了好日子......好景不长,终于有一天,一个滥竽充数的人使用的竽坏了,齐缗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齐缗王气急败坏,立即下旨缉拿阿q和南郭先生,要从严处置他们。众柴领命直奔山神庙。他二人知道消息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二人急忙收拾细软之物赶紧逃命。不一会,众差已到山神庙门前,敲得庙门震天响:“阿q!南郭!开门!出来接旨!”“开门!接旨!”......“阿q!开门呀!阿q!”阿q腾地坐了起来,只听得山神庙门被来人敲得震天响。“阿q!开门呀!”阿q立刻冒了一身冷汗。“开门呀!阿q!我是王胡呀!”啊!原来是一场恶梦!

本文链接:

tags: [db:标签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