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优秀作文 > > > 悲伤的天使-悲伤的天使
2019-08-16

悲伤的天使-悲伤的天使

一 : 悲伤的天使

发布时间:2017-03-11

  十五年前,有一个女生来到了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几乎都变了,他的爸爸在她刚出生时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产房,只因为她是女生。从小她是和她的奶奶一起生活的,她一直觉的总有一天她爸爸妈妈会爱一下她,关心一下她,但她爸爸妈妈每次回家都给她留下钱就走。在她四年级时,最爱她的奶奶去世了,她爸爸妈妈逼不得已把她接到了昌邑住,但他们总是不回家,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家里。这个人就是王静。

  在四年前,我去水上皇宫玩,认识了她,知道了她的故事,我很同情她的遭遇。就这样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。她不喜欢笑,但是我的出现改变了她。

  三年前,王静说不想再和我保持这种关系了,她想做我的那个她。我拒绝了。之后我们再也没见面,我像电视里的男主角一样满世界的再找你。因为我想你。

  一年后,我知道你生病了,不接受治疗。因为你说你记得我喜欢留有长头发,拥有好身材,美丽的微笑的你,但是治疗你就会变胖,掉光头发,你不希望我见到的是这样的你,所以你不做手术。但你不知道,我喜欢的是健康完整的你。我一直在想如果你能活下来,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。但上天对你不公平,你失去了一个女孩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。

  不久,你离开了我,我亲眼看见我最心爱的女孩从我眼前消失,去了另一个世界,我多么希望上天会把你还给我,但它没有,你父母在你死那一刻也没有改变他们的想法。我只有守着你直到你的体温渐渐消失。

  今年,所有的节日,你都没有陪我。我比以前更加想你。我曾经对你说过,:我对你的爱,像我的心脏一样,到死的那一刻才会停止,而现在思念也是,我对带着你的希望活下去。

  有的竹子,一辈子只开一次花,只结一次竹米,之后就会枯萎死去。你就是这棵竹子,一辈子只为我而开一次的竹子。

  因为你的离去,我害怕一个人在黑夜里,我害怕失去┉┉

  但我好想你,我真的好想好想你。你会是我的王静,我的唯一,我的somnus。

    山东潍坊昌邑市昌邑市实验中学外国语西校区初三:卞艺欣

二 : 天使的挫伤

我喜欢天使,

因为我喜欢愿望。

我相信童话。

我相信安徒生,

我也相信爱的存在。

虽然他离我很远!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你知道吗?每颗流星的陨落,都是天使的伤口。

上帝告诉我,每实现一个愿望,都要用天使的血去投注。

我大胆的告诉上帝,我要愿望,可上帝告诉我,已没了天使的存在了。

于是,我翻山越岭,潜伏于深山修炼千年,待我苏醒的那刻,我知道,我已是天使了。

于是,我急迫的去实现愿望,我愿望太多了。

就当我实现了第一个愿望后,我便已伤痕累累,可我还要愿望,我还没去祝福我的朋友们呢,我在次的去用鲜血向上帝总换流星。

可上帝清楚的告诉我,我已透支了,能对换的,只有翅膀。

不,我要用他来飞翔,我反对着!

于是,我藏着翅膀,遗憾地在天空滑翔着。

直至哪天,我遇见了你,和我同样遭遇的你,伤痕累累的你。你告诉我,你还差一个愿望,你同样的不想失去翅膀,你说,我要用翅膀去寻找他,可,我已修炼了千年,过了千年,他已不复存在,我要用愿望去实现,回至千年之前,可,我怕没了翅膀,我寻找不到他!

我看着她怜愁的脸,我闭上眼,折断了我的翅膀,之后,她飞走了,我知道,她肯定是带着幸福的表情,飞去另外一个世界了。

她飞走了,不曾挥手,仅留我在深山中走动,想飞,又飞不起来,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上帝说没有天使的存在了。

凌烈阳光照射,哦,原来,梦一场!也罢。

某…之后,我不敢去想象,当哪天,天使出现我面前,是否也都伤痕累累。

我还在想,我的梦,那个她,是否已找到了他?还是,她也折断了自己的翅膀?

三 : 冬天里的悲伤

冬天,又是冬天。我冰冷的指尖,在蒙着水汽的玻璃上,划着我们的宣言。我穿着你送的血似的裙子,艳丽明媚,寒风透过我的发间,浮动着我的裙摆。我踩这红色的高跟鞋,在雪地里奔跑。好久好久,麻木了双腿,风怒啸,在裸露的皮肤上粗鲁的倾掠,像尖利的刀刃慢慢的作画…我咬着艳丽的唇,丝丝血腥的味道在舌尖上跳动。

“柯,好久不见。”我笑了,云淡风清。“你是不是也想我了,筱每天都想你。很想很想,你怎么都不来看筱?筱每天都会翻你的相片呢?今天是柯的生日呢,我穿了去年夏天你做的衣服,你说只有筱才能穿,我好开心的!”雪地里一片白,我红了眼,哭着嗓子:“柯,我来了,是筱来了,出来好不好,出来了,不可以任性的,我们不玩捉迷藏好不好?”女孩在雪地里叫着,找着,留下了满地的脚印…

或许女孩一辈子也不知道,那个叫柯的男孩,在去年下雪的那个冬天,带着笑离去了。

柯,那个永远带着温暖的笑容的男孩。在四年前的冬天,遇见了明媚皓齿,像雪一样的筱。那时筱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,伸出纤细的手,跳着想钩下那茂盛树枝。柯,笑着,替她钩下了树枝,筱把用红绳系着的蓝色水晶瓶,里面有一卷洁白的纸条。筱笑了,带着满足。彼此心里都有点点悸动…

柯为筱作了一条裙子,是红色的。柯对筱说:“筱穿红色永远是最美的,我想要筱做我的新娘…”

三年后的冬天,天上飘着大雪,空中透这沉闷,压抑的使人喘不过气。白色的病房内,筱在外面焦急的等待,眼里噙着泪…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手术灯灭了,那个温暖的男孩,在十八岁的那个冬天,因为严重的心脏病,永远闭上了双眼,离去了筱…

后来,筱因为接受不了,事实,精神分裂,活在柯还在的世界里…

寒风说落了,那个蓝色的瓶子,落在雪地里,那卷纸展开,“和我爱的人,一起永远”

风卷走了纸,女孩迷失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,只留下一个个倔强的脚印…

空中仿佛回荡着柯,温暖的话语“筱,我要你做我的新娘”“筱,我要你做我的新娘”…

四 : 悲伤的天空

习惯的养成,是在不知不觉见发生的。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睡眠总有着固定的规律可寻,这也是我不容别人侵犯的禁忌。

事实上,那年我成年了。那个绵绵细雨飘飞的上午,我们这群也许被默默关注着的、也许将成为某一群体的顶梁柱的渐渐褪去稚嫩的青年,在威严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庄严宣布,我们成年啦!我们不再幼稚!我们将扛起属于我们自己的责任!那声音高亢、洪亮,满怀壮志地直向遥远的太空腾飞,好像要到达每一个有生命的角落,告诉他们:我们成年了。

可是,在这群激动的响声里,没有我的参与,我似乎已经被遗忘。我清楚的知道,我的思想还是那么的不成熟,在这庄严的纪念碑前,我不敢撒谎,只有沉默才可以避免我的灵魂加重罪孽。

终于,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,成长不起来。

远方,对于我是件遥远的事情。可是,我却融入于远方。

我知道,远方对于我一无所有。那里没有人可以说说心里话,没有可以患难与共的朋友,没有熟悉的饭菜香,也没有亲戚的虚寒问短,更没有母亲的唠叨、玩伴的呼唤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但我知道,远方到处充满荆棘,连空气都弥漫着杀气,好像一不小心就要把人窒息,送进坟墓。而我就是冲着这些生命里的艰难、挫折而来,我坚信:逆境使人成长。对于形式上成熟的我只有天才知道我有多么渴望长成,顶起我的天空。

远方,除了人生的困境,一无所有。我不愿做温室里的花朵,我不愿自己的世界就是被墙体团团围住的那点可怜的空间,我要飞翔,我要自由,我要在广阔的世界里经历所有。我不怕伤害,假如伤害可以让我成长。我不怕孤单,假如孤单可以让我成长。我的心爱恋所有,所有的成长药剂。我的脚步追随着我的心,他们亦步亦趋,朝着成长的道路前进。不管晴天霹雳,还是狂风骤雨,他们肩并肩、手牵手,快乐昂首朝前奔跑。

当我渴望成为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真男儿时,烦恼如约而至。现在的我,生活不再像从前那样按着固定的规律运转。每天夜里,孤独、寂寞油然而生,他们似乎已经成为我最忠实的朋友,总是按时到来,倾听我的心语。

寂寞孤凉夜,总是安静,静得可怖,静得可悲。沉静的夜里,总能听见室友们的呼吸声。而当烦恼充斥着大脑,我听到了死亡的呼唤声,那声音温柔、低沉,像母亲安慰哭泣的孩子似的,慈祥、和蔼,是那样的让人觉得温暖。在远方漂泊,短短时间里,这个复杂的社会让我尝尽里生活的辛酸苦楚。有时候,我也会有软弱、胆怯的时候,这时,我真想结束在人世间的旅游,回到生命的起点,活在属于我的纯净世界里。

这样的夜晚,我不再安然入睡。如果这地方有公鸡,我想每天我都要听到鸡叫才会开始想办法让脑袋得到休息。失眠已经是每晚的必修课程,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失眠的时间里,总是在想着一些事,一些想不明白的事。

我的身体里似乎有两个我:一个是忠实的听者,另一个是不会累的诉说者。他们是一对好朋友,他们的对话就在夜半三更时展开,也就是在我失眠的时间里开始,在我的思想得到休息时结束。这样的对话让我好累,好想逃离生活,给自己一个愉快的假期。可是,生命的消逝从不等人,我好怕当我老去的时候,当我行动不便的时候,当我在夏日的午后坐在大树下乘凉的时候,回忆往昔——我的青春,一无所有。所以,我好怕休息,我要继续行走,继续追寻,继续生活。带着疲倦,不能懈怠。

心情低落的时候,我开始回忆以前走过的岁月。

六年级开始,我住进了学校宿舍,与父母呆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在周末,初中、高中也是如此。据有关学者研究,初中及高中,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关键时期,这段时期你所具有的品质将决定一个人的人生高度。在这段这么关键的时期里,我的教育却与家庭脱节,学校的教育关注于应试,这与我们的实际需求出入非常之大,以至于对我的教育并没有正确的引导。如今的我,受的伤多了,对一些事情也有了自己的看法。常常我在想,要是我不去接受义务教育,要是我早早走到社会打拼生活,也许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整日带着抱怨度日,也许我已经长成为一个真正的好男儿。

未来,正在发生,我却心生畏惧,因我对自己还不自信,我还不曾有足够的能力来面对这个肉弱强食的社会。

外面的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来,难道是年迈的龙王爷听见了我的心声,为我担心,而又无力帮助我,于是落下了眼泪吗?

tags: [db:标签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