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初中作文 > > > 父爱如山-父爱如山
2019-08-15

父爱如山-父爱如山

一 : 父爱如山

  如果说父爱是一首和谐的歌,那么我就是一张七彩的唱片,等待着灿烂的点缀;如果说父爱是一个音符,那么我就是一首和谐的歌,等待着音符的衬托;如果说父爱是一架钢琴,那么我就是一个音符,等待着钢琴的跳动。

  父爱如春雨,滋润着我的心田;父爱如春风,温暖着我的心扉。父亲默默的关心着我,呵护着我,支持着我,使我倍感幸福。

  我出生时身体不好,家人想把我扔掉,父亲坚决反对,还说:“有我一口就有我女儿一口,我活着就要让她幸福地活着。”他一有时间就陪着我,逗我,给我说话。后来,发现我和其他正常小孩一样时,他高兴地叫起来。

  我一天天的长大了,我喜欢听故事,他就给我讲,还经常给我买书,渐渐的我喜欢上了作文。上中学了还发表了几篇文章,他别提多高兴了,一向不爱说话的他竟向别人炫耀起女儿来了。对我的学习也更支持了。去年学校举行了一次作文竞赛,作为班干部的我也报名参加了,可是在得知要在电脑中打出字再投到学校的邮箱时,我犹豫了,“天啊!在电脑打字,我不会用五笔,拼音又差,半天都打不出来几个字,怎样打啊!”这时,爸爸走了过来,看着我紧皱的双眉,说:“你写吧,写完我替你打。”听完后,我高兴的跳了起来,父亲也露出笑容来。父亲在县城上班,离家四十多里远,为了给我打作文,好几个下午都要从县城回到家,打到深夜,还兼指导老师和编辑,早上又匆匆赶回县城上班,可他从没说一声“苦”,一声“累”。

  临近期中考试时,地理老师给我们每组发了一份复习资料,星期天我拿回家看,又抄又画。父亲说让他给我复印一份,我说:“算了吧,又让你折腾。”父亲笑笑说没什么。马上拿到镇上给我复印了一份。父亲为我做了这么多,可我从没对他说过一声“谢谢”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还时常抱怨他水平不高,工资不高,缺乏男子汉的风度……,父亲心系女儿,情系女儿,女儿却不领情。想到这儿,我对父亲充满愧疚之情。父亲对我的关心帮助何止是这些,忘不了我生病时您的细心照顾,忘不了我嘴馋是您做的美味佳肴,忘不了我进步使您的暗自高兴,更忘不了我退步骄傲时您的谆谆教导……,是啊,“父亲是儿拉车的牛,父亲是儿登天的梯”,女儿的成长中浸透着父亲的辛劳。

  如果我是一株小草,那么父爱就是滋润小草成长的露珠;如果我是一股泉水,那么父爱就是陪伴着泉水的一路风景;如果我是一只雄鹰,那么父爱就是飞翔前的一次次历练。父爱是一片遮阳的绿荫,是一曲动人的音乐,一杯浓浓的咖啡……,父爱让我的生活更温馨,父爱让我的人生更豁达,父爱让我的道路更宽广,前途更光明!

  感谢父亲!感恩父亲!

    陕西西安周至县周至县长杨中学初二:1846712966

二 : 父爱如山

父亲的肩膀扛着家的希望

父亲的汗水乳汁一样滚烫

父亲的胸膛像大山

父亲的沉默有常人难以忍受的惆怅

父亲的笑容和蔼可亲

父亲的慈祥憨厚善良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父亲的双手布满老茧

父亲的白发历尽沧桑

父亲的皱纹隐藏多少不为人先知的故事

父亲的委屈不声不响

父亲的眼神刚毅坚强

父亲的品德无私高尚

父亲是登天的梯

父亲是拉车的牛

父亲总是默默奉献从不计较代价与补偿

父亲的言行是我无穷的力量

三 : 【父爱如山】

【父爱如山】

——致父亲节

父爱是什么

是小时候的温暖的怀抱

是儿时学步的航标

是儿时骑在脖子上的高傲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是上学路上的安全坐标

是病床前的牵挂

是毕业时的博士帽

是成功时的掌声

是失败时的鼓励

是跌倒是的拐杖

是一生中的依靠

*

父爱是什么?

是春天的一缕暖风

是夏天的一湖清爽

是秋天的一篮香甜

是冬天的一炉温暖

*

父爱是什么?

是巍峨的高山

是宽阔的蓝天

是无际的草原

是无边的海洋

是无言的温暖

*

父爱如山

是写不尽的爱

是道不完的情

绘不完的长长画卷

…………

(在此祝福全天下的父亲,

健康平安,福寿绵长!)

四 : 父爱如山

父爱如山

作者:孟凡果

在民国,自从我外公死后,我妈妈和外婆 ,从湖北来到我们南阳,到了新外公家一起生活。

新外公很爱外婆和妈妈,他农闲时就带上自制的毛笔走乡窜户地叫卖,以补贴家用。也许是又添俩个人,生活的开支比原来更大了。外婆在家照看几亩薄地,那时没有化肥,所以田里的收成不怎么好,年年总是有几个月没有吃的,新外公就用平时赚的钱不是买米,就是买黑面,再就是红薯面,日子就在这样不温不饥中度过。

又一年过去了,外婆生下了舅舅,本来不宽裕的日子,更加地艰难了。

也许是人多粥少,在妈妈十四的时候,妈妈出嫁了,婆家姓孟,彩礼是一箩筐红薯干,也就是说,一箩筐红薯干,父亲就把妈妈娶到手了!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父亲那年十七岁,刚好高小毕业,按现在的学历来说,应该是初中吧,父亲会打一手的好算盘。爷爷早就为父亲想好了,毕业了,得学门手艺,一生会受用不尽,于是就让父亲在一家酱菜厂学徒,学徒是多么的辛苦。师傅平时是不教他们什么的,完全让弟子们用心去领悟。重活,累活当然是徒弟们的。

有一次师傅想喝茶,总觉得家中的井水不够甘甜,就让父亲到白河挑水,白河水清冽甘甜是煮茶的上品。

父亲就一大早挑起水桶,去了白河,店铺离白河有二十几里,一个来回就得四个小时,往往挑回的白河水,在路上就溅出去了半桶。

也许是父亲的正直和肯干,和没有报酬的辛劳,感动了师傅,师傅把一生的技术都统统教给了父亲。把制作酱油,米醋,饼干,糕点等等技术都用心传授给了父亲。

有一天,父亲正在屋里扒拉算盘。有一个朋友来到家中,朋友说:“孟老弟,我给你找个活,没那么辛苦,是在乡共销社当会计,盘盘点,管管物资的发放,打打算盘再算算账。先去干一段时间帮帮忙。原来的会计把账搞的一团槽,你去干几天工钱好说。”

就这样父亲就到了共销社,当会计了。这一干,经理就喜欢上了父亲,账目清楚明日,经理一乐就把父亲转了正,成为一名正式人员。从此,我童年的记忆中,便有了算盘珠子噼里啪啦的碰击声。

我在家中排行老四,是最小的。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都已上学,妈妈照看我们是够她忙的了,当时我才三岁,爱哭闹是我的本职的工作,一丁点的小事我能哭上半天,所以每当父亲从单位回来,他一定买上一把熟花生,一包饼干,用来堵我的嘴。

第二天父亲上班要走时,妈妈就央求父亲说:“快把小家伙带走,让我清静清静吧!他在家里快把我闹死了。”父亲就把我带走了,他把我关在他的办公室里,然后,父亲拿起算盘,噼里啪啦地算起账来。说也奇怪,我一听那算盘声,就昏昏欲睡,不哭也不闹了。现在想起来,我相信算盘声,它一定有催眠的功效,不可抗拒。

在父亲的单位里,我最爱吃单位食堂的白馒头了,那时的人们一般吃的都是红薯面馒头。在我的记忆里妈妈蒸的红薯面馒头,经过发酵,馒头就有点发酸,难吃又难咽,一想红薯面馒头,口中就忍不住流酸水。

父亲打饭时,总是买回一个白馒头给我,白馒头吃到嘴里,香,甜,软,入吃即化。父亲却吃着红薯面馒头,津津有味。看着爸爸吃那又酸又难吃的红薯面馒头,小小的我就冲爸爸说:“爸爸不要吃那个馒头,难吃死了,爸爸你也吃白馒头吧。”父亲说:“我不爱吃,我爱吃黑馒头。” 我就信以为真,噢!原来大人们都爱吃那酸酸的黑馒头啊!

如今,我也当了爸爸。每次和孩子上街漫步。孩子总是央求我:“爸爸能不能给我买个鸡腿啊。”我摸着儿子的头爽快地说:“能,想要哪个?别说一个,十个我也买给你吃……”我买一个鸡腿给孩子,孩子天真地说:“爸爸你为什么不吃,你不喜欢吃吗?”我说:“我不爱吃这个……”儿子说天真地对我说:“怎么每次我爱吃的东西,你都不愿意吃啊!”“是啊!一般的孩子愿意吃得东西,当爹的都不愿意吃!”我冲孩子说这句话的语气,一如父亲当年对我说话的语气,充满了事世轮回的爱怜。

在这一点上,我也得到了我父亲优良品德的传承。

我记得有一次,我在他单位的仓库玩,不小心把一箱酒弄倒了下来,一箱酒破碎了,酒水流了一地,我吓呆了。父亲听到声音跑了过来,在我屁股上给我了一下子,说:“让你淘气,”我哭了起来,后来我听父亲说,一箱酒钱父亲给赔了。

父亲就是父亲,他是一座大山,他担当了儿子的过错!

现在当我下班时,我见到孩子放学还没做作业,和小朋友们玩的没有个时间,也顺手轻轻给他一下了,孩子说:“爸爸怎么打人哪?”我说:“你爷爷传下的手艺,怎么能到我这里就失传了哪,不听话就得打。”

父亲退休了和我在一起生活,他的生活上一般有我照看,我和父亲在一起生活,一般都比姐妹们的时间长。

有一天父亲对我说:“最近,我怎么吃饭时,总好噎住……”起初我也没当回事,无意中就和邻居说起来。邻居好心地告诉我:“吃饭总好噎住,不是好事,这是病,好像是食道癌。”

于是我和哥哥们领着老父亲去医院检查,检查的结果真是食道癌,而且已经是晚期了。医生说:“你父亲的生命恐怕只有几个月了,老人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!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吧!”

听到这个诊断,当时我们姐妹们觉得天快塌了,强壮高大的父亲怎么可以生病呢,我们的生活中怎么可以没有父亲呢!兄妹几人抱头痛哭。

大哥从广东也赶了回来,开着车拉着父亲天天在田野里黑转游,让父亲充分享受生命最后的光阴。我天天做最好的饭菜,让父亲品尝生活的甘甜。

面对我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饭菜,父亲虚弱地对我说:“老小,我吃不下了,不要再做了,怪浪费的,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了。”我含着泪哄着父亲:“你吃一口吧!那怕尝一尝滋味再吐出来呢。”

最终药物和兄妹们的眷恋,没有留住父亲,父亲走了。

从此,我们没有了父亲,从此,我们兄妹们没有了心中眷恋的家了,没有了那座高高大大的人生大山遮风挡雨了……

二零一六年写在父亲节前夕

五 : 父爱如山

小时候,父亲的胸脊是一座山,靠在父亲的胸前背后就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安全;父亲也像爱护小鸟一般敞开怀抱,给予子女无尽的爱。等到长大成人了,父亲的胸脯也就不再那么结实了,直至有一天坍塌下去,那座山变成了永久的记忆。但无论如何,父亲对于子女如大山般的关切和照顾却从未随年龄的增长而改变,自始至终都是一股爱的暖流缓缓注入儿女的身上、心上。

县医院位于小城中心,九层高的综合大楼在周围底层建筑群里鹤立鸡群。大楼前后是整齐排列的苍松翠柏,一派生机盎然,挺拔屹立的松柏烘托着那幢白色肃穆的医院大楼,那里每天发生着喜悦或悲伤的故事,也传递着爱的能量和感人的事迹。

二婶住院,因为医院是我上班回家直线上的一个点,路过便经常去探望。大夫说是比较严重的心脏病,弄得家人惴惴不安。重症加护室外经常守护的除了我们,还有一位老人,其余的家属都是按照医生说的,吃饭时间送送饭而已,很少滞留。

重病加护室在医院的一隅,是不需要亲属陪护的。他放心不下,白天守候在监护室周围和窄窄的走廊,晚上睡小马扎。一张古铜色饱经沧桑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。虽然他的面孔与标志俊逸相去甚远,我还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美国意象派诗人艾兹拉.庞德的诗句:“湿漉漉的黑树枝上的花瓣。”正是这句诗使我莫名其妙地关注他。

他的家在农村,离医院不足十公里,白天给病人送三次饭,晚上可以回去,连医生都这么说。可他就一直这么坚守,时而在病房附近徘徊,急促的步伐,焦灼的眼神。孙子二十多岁了,孩子玩心重,他怕照顾不好病人。现在是种菜农民出售菜花的高峰期,儿媳是强劳力自然责无旁贷在菜地。

老人在禁烟医院里偷偷地到室外吸烟,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医院工作人员,白日有时在重症室外的走廊焦急地来回踱步,时而心事重重无语坐在凳子上;晚上在蚊子的侵扰中,杂乱的脚步声里,开合吱扭的楼门音里蜷缩在马扎昏昏迷迷至黎明,痴心地坚守,令人感叹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老汉的用品很简单,一壶、一杯、一布袋、外加一架马扎。儿媳来过一回,一位胖胖的妇女,给老汉带来了一个随身听。老汉抽出细细的天线,打开收音机开关,怕影响别人,走出楼外独自倾听去了。

中午时分,儿媳和我们在一家牛肉面馆吃饭,老汉照旧是干粮和开水解决饥肠辘辘。此时和老汉作伴的是那棵绿意荫翳的落叶松。

儿子已经做了四次手术。第一次阑尾炎;第二次是头部肿瘤;第三次好像什么,老汉说过,我忘记了;这次是脾切除,脾肿胀膨大,挤压肝胃等组织,呼吸十分困难,手术后送到重症加护室。

遗憾的是,他儿子从重症加护室转到普通病房,自始至终,我们未曾照面。

那急促的脚步,焦灼的眼神,仔细想来,父辈们对子女的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,莫不隐藏无微不至温馨的爱,怎不充盈永久的记忆!

甘肃榆中县林业局 魏万河

2015-7-7

2015-10-28修改

tags: [db:标签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