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散文随笔 > > > 野花-野花
2019-08-15

野花-野花

一 : 野花

  清早,爸爸开着车带着我去爬山,刚来到山脚下,就闻到淡淡的花的清香,抬头望去,山上已经开了许多野花,这边的一片聚在一起像一个不天使,那边的又像一个小木偶,远远望去很美,在近处也许更美吧!

  我爬上山来到花丛中,小小的野花:黄的像个小太阳,弯弯的又象个小月牙,胖胖的那个像个小水滴~各有各的可爱,它们挨挨挤挤的争着笑开了脸。

  我要走了,舍不得跟它们分手就摘了几朵,拿到家里种在土里,我精心在给它们浇水,可不几天它们就都死了,我伤心在哭了,但我却懂得了一个道理:野花虽小却发出了属于自己的特有芳香,它的家是大自然,它永远属天每一个人,而不是我自已。

 

二 : 野花

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野花对我微笑。

我的一切只是出生时的痛苦。

没有人告诉我你们是什么。当我,

闭上眼睛的时候,只是听到了夜的寂静。

孕育雨的云层,给你们绵长的雨滴,在美丽的九月。

秋天的到来使你们入眠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此时人体中的小宇宙也开始沉寂。

就像野花一样。

如同端庄的女子,在雨月撑着轻灵的伞。

云气在上升中变幻,仿佛命运的轮回,使人迷乱。

一个成长的灵魂不会知道生存的意义。

然而花是时光的恋人,无论它如何流逝,

花也永远不会消失。

世界纷繁,柳絮飘飞,在惊奇中我看见了你们。

因为惊讶我没有言语。

不是由于你们的美丽,而是出自亲切感。

你们的微笑我是如此熟悉,

竟不知我们已是老朋友。

告诉我,野花!你们是不是永生不灭的?

春天在阳光下翩翩起舞,

尽情享受美丽的春色。

但是到了秋冬,你们艳丽的花朵去了哪里?

入眠的你们会不会重生?

来年春天你们还是你们吗?

带着难言的困惑我走到了现在,

当我重新见到你们时,

我们还会不会产生共鸣?

月亮初升,太阳初升。

野花与太阳与月亮是多么相似呀!

你们方生方死,其实也是无生无死。

一个你们去了,另一个你们又回来了。

而我们呢?我们是不是无生无死呢?

野花啊,告诉你我们不是。

但一个我去了,另一个你就会来。

即使我不回来,我也化成了不灭的物质。

说不定,我也会成为野花。

我也会尽情享受明媚的春色,

在雨月接受雨的恩泽。

而野花,当你成了我的时候,

我也会向你微笑。

你也会成长,在这个世界上。

我们是熟悉的,但又是陌生的。

其实我们是兄弟姐妹,只是彼此都不知道。

花开花落是人的一生,

花的微笑也是人的微笑。

我们彼此相识,

并且不可遗忘。

三 : 野花
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能够回忆起来的童年往事越来越少,渐渐模糊直至消散,那些伴随着我成长的伤心与失落,想忘却又时常缠绕心头。

闭上双眼冥思苦想,那开在童年山野的白色小野花,却再也回忆不出它到底是五个花瓣又或是六个花瓣,只记得它的花朵很小,中心的花蕊是淡黄色的。一株株一簇簇开放在野草横生的山坡坟地旁,淡雅幽静。因怕别人嘲笑:‘谁家小子还喜欢花啊?’这句话在我的老家绝对是最羞辱男孩子的话,所以我常独自一人或蹲在地上,或干脆躺在山坡野坟边上看它,有时忍不住也有想把它摘到手中的欲望,但每次伸出手的时候终究还是轻轻地抚摸一下,始终没有把它摘在手中。多年以后回家乡时偷偷去寻找几次,也许是季节不同也许是是其它什么原因,总之我再也没有看见它的身影,它依旧模糊凄美的开放在我的心里。

如果我死后,不知道在我的坟头会不会有它在开放,会不会也有人像我一样欣赏它。也许那时我才能真正拥有它,它将盛开在我的身旁陪伴我直到永远。

tags: [db:标签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