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经典散文 > > > 平静如水-如此水平
2019-08-15

平静如水-如此水平

一 : 如此水平

这是一篇涉及官场是非的小文章。笔者为谨慎起见,隐去了一些曝光的文字。但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,或许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。2008年12月下旬的一天,某省城某区召开某区办事处资金回收动员会,约有十几个行政村的村民参加。回收什么资金?因该十个行政村为该省城开发区的范围,从三年前拆迁后,村民都搬进了安置房居住。可现在建设安置房的资金出现了很大的缺口,政府要求被安置村民缴纳购买安置房的房款。村民不理解的是:当时政府承诺每人补贴安置50平方米住房面积的房款,可现在却不算数了。安置是什么意思?让村民越发不理解了。

大会开始,首先由该区主管拆迁、安置的一位副区长讲话,他讲道:“住店拿店钱,吃饭拿饭钱,群众现在的住房每平方米按2600元计算,也赚大钱了(他的意思是说现在房价上涨了)。这位副区长话音刚落,群情哗然。有人说:“拆迁补偿时,三层楼以下每平方米补偿300元,三层以上200元,和村民建房时花费的成本相比,是远远不够的,那会儿咋不说群众赚钱了?”

还有人嚷道:“政府征地时,包括建筑物,每亩地按一刀切的方法补偿8万元,而政府转手卖给开发商每亩最低也在一百万元之上,最高甚至达到二百多万元,当时咋又不说群众赚钱了?今天领导这样说,是欺负老百姓不会算账是不是?”

主持会议的该区的党委书记一看气氛不对,高声喊道:“安静,安静,群众不要吵嚷。”而群众回应他的则是雷鸣般的倒掌声。

这时,该区的行政一把手——区长十分威严地开腔了,同时用手指着坐在主席台上的数位父母官们,说道:“今天这个会议重要不重要,一看阵势就应该明白了。区四大班子领导都到齐了。”他的手没指到的地方还有大批的公安干警。”

接着该区长气势汹汹地讲了以下的内容: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“这次谁敢不缴钱,区公检法全部出动,第一是不给现住的安置房办房产证;第二是该拍卖房的拍卖房;第三是对个别顽固分子该实行专政的实行专政。”

“凡在我区工作的国家公务员,如家属、亲戚不执行命令的,立即停职;凡在我区教育部门当老师的,马上停课回家做工作,如做不好工作就不用再返回学校了。”

另外还有一个奖励的办法,该区长接着讲道:”这次总的规定,一套房要缴1。6万元,如谁在2009年元月5日前缴纳,每套房可少缴1000元。”

最后该区长总结道:“收的这些钱是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”

听完这句话,众村民被压抑的情绪爆发了,随之会场上响起了更加热烈的倒掌声。

对于这个真实的故事,有句话笔者斟酌再三,还是想让读者知道,这位区长说了一句:“共产党就是用这样的办法,谁也挡不住。”

笔者在此不想多说什么,只有摇头、叹息,只能说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,真是水平太高了,说话是一点都不需要顾忌,做官做到这样潇洒极致,也真是不容易啊!

二 : 一切平静如水

平平淡淡的时间流走了

轰轰烈烈的时间流走了

最后时间将你我一并带走

管你什么将相王侯 布衣百姓

时间一边创造着生命 一边清扫着生命

一切都是重来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一切都是继续

毫无新意

生命在延续着什么

我沉默中感受到的只有空虚

空虚却依赖生命才得以感受

舍不能舍 得不能得

什么才最珍贵

我不知道

也许是从容吧

没有开始

也没有结束

何必紧迫

唯有感受

喜怒哀乐

生老病死

水火煎熬

淡了 看开了

一切 平静如水

平平淡淡的时间流走了

轰轰烈烈的时间流走了

没有开始

也没有结束

只有一个不一样的我

沉默在空虚里

喃喃自语

......

三 : 三月平静如水

  一年级,在星期天的下午我常常会去人口聚积的地方,试图从中找到一点城市所谓的繁荣与温暖。

  这一年我忘记了姐姐的生日。我想她大概是不会生气的。也许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我这个弟弟。之后,我问过妈妈有没有答电话给姐姐。妈妈说大过了。我略微感到了一丝欣慰。

  也许姐姐在外会有很多朋友,他们会和姐姐一起庆祝生日。或许妈妈通过长长的电话线送去的一点祝福太微不足道了。

  已经不记得我生日那天在干什么了,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记起过自己的生日。爸爸妈妈和姐姐都没有记起。也许自己不记得的事情更容易被别人忘记吧。

  高二了,我仍就没有记起自己的生日。生日那天我和平常一样平平淡淡。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。

  “风,你的电话,好象是你妈妈打来的。”室友边说边把话筒递给我。

  “我妈妈?会有什么事吗?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?”我在脑海里搜寻着。“生日我生日。”我心你美美的。

  “喂。”我在等待着妈妈的回音。

  “是风吗?姐姐回来了,你可不可以请假回来陪陪姐姐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明天就跟老师请假。还有什么事吗?我轻轻的问到。”

  “明天回来大一个电话回家。”电话挂了。

  “姐姐在外多年,今天回来了我为什么会不高兴呢?”我失眠了。我又想起我去年在生日那天。我忘了我在哪儿。也许不是妈妈今天的一个电话我也许又会忘记自己的生日的。一天又会和平时一样的过去,没有任何留恋。也不会有记忆。

  回家的两天里我并不开心。姐姐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只是比以前胖了一点。我和姐姐一起离开的。姐姐去远方。我回学校。

  高三,我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,可它已经过去了,依旧平淡。我生日那天是二统,三月十八号。记得老师在公布考试时间时我的头有炸裂的感觉。

  那天,考完了,朋友都回家了,我一个人走在长长的公路上。昏黄的灯光还算明亮。我的影子被灯光照得好淡好淡……为什么影子也不愿意和我一起?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记起我的生日。我想累了。

  我逃进网吧。想和一个网友聊聊。可QQ上没有一个人。我只给快快乐乐留了几句话。我告诉了她所有的人都忘了我。

  我离开网吧时起风了,也许月亮会祝福我的。可它在云成里。

  我心静如水。突然想起三月如生日无关。

 

tags: [db:标签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