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-每天更新 > 经典散文 > > > 烟雨朦胧-烟雨朦胧醉江南
2019-08-15

烟雨朦胧-烟雨朦胧醉江南

一 : 烟雨朦胧醉江南

那年花开春暖,

流水潺潺,

杨花飘落一地的悠然,

你扬鞭打马而过。

溪边垂柳拂过我清秀的面。

抛一手红绣绢,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等你功成名就,

铺十里红妆 。

那年四月,

桃花灼灼,

我醉倚春风里。

绘一副水墨山画,

抚一曲流水高山。

你题诗留念,

舞剑弄风,

信誓坦坦。

这年烟雨春天,

姑苏城边 ,

晨钟暮鼓,

我撑着油纸伞,

依然伫立江边,

却不见骏马归还。

日夜的期盼,

写着缱绻的诗句,

蘸着清露点点。

此时我得意春分,

一朝踏遍长安 ,

飞花溅水,

酒绿灯红,

却不见伊人阑珊。

痴痴念,迟迟年。

烟雨朦胧,

醉了你我的双眼。

二 : 烟雨朦胧月

每一次回到家乡,仰望那高高悬挂在深邃星空中永恒不变的月亮,似乎时间不曾流逝,岁月不曾老去。

每一次回到家乡,抚摸那簇簇绿叶在柔和清风中摇摆不定的榕树,好像回忆再次重演,记忆再次闪现。

每一次回到家乡,看着那矮矮小楼在飞逝流年中已经变成的高楼,仿佛置身另一世界,回看这方天地。

每一年的每一个月都有一次满月,我喜欢圆圆的满月。总听别人说,一个男人代表的是一个盈月,一个女人代表的是一个弯月,两个人在一起就会组成一个满月。

小时候家乡的夜空总是布满星辰,清晰可见。那时的玩伴们总是特别喜欢在晚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。家乡的老人总说,幸福美满的婚姻都会受到月亮的祝福。听说,这是源于一个美丽而凄惨的传说,传说月亮上住着一个天地间最美丽的仙子——嫦娥。传说她常常坐在桂树下,静静地关注着大地上的每一对情侣,默默地祝福他们,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不会在发生在每一对情侣的身上。

我常常想,当年初中毕业后,我放弃进入重点高中学习的机会,跟她一起进入那个三流的高中,我们现在还会不会在一起。我常常想,当年高中毕后,我放弃进入这个三流的大学,跟她一起去闯荡那陌生而残酷的社会,我们现在还会不会在一起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再回首,芳踪飘渺,已无迹可寻,从此,我心中的那个月不再圆满过。以往的相思,现在的独念,储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画面,总会在夜深人静时,一幕一幕,缓缓地翻过。种植在心田深处的亮丽情花,已不再绽放出甜蜜的温馨,那特有的芬芳也已染上寂寞孤独的情怀。情到深处,我再沿着我们一起走过的痕迹,细细品味我们一起幸福快乐的青涩豆蔻年华。期望我那如月的心再次圆满,不再残缺。情到浓时,我会让属于我们幸福的岁月在我的指尖,伴随着敲击键盘的滴答声,化作一段段优美的文字,记录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,白头偕老的诺言。

今夜,不知是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还是蒙蒙的细雨挡住那如梦的风景。抬眼看去,模糊一片,只余星空那朦胧的月,映入眼帘。

心绪似水映残月,月华如霜泣我心。双影相随相对月,孤身独酢独醉心。

这一夜,烟雨朦胧月!

三 : 烟雨朦胧映双影

烟雨朦胧映双影

多情的夏季,是数不清的星辰,没有寂寞的影子,只有独自的守候。

夏季的夜总是闷热,一个的脚步踩在青石板上,咚咚作响,夜的静,愈发显得深沉。借着清幽的月,擦拭起额前的汗水,只觉阵阵湿热,甚而指间还能甩出几点,这样的夜,就像一位老友,每个夏季如约而至。

每晚下班都要经过“双影”,好像少了它,生活就没有了影子。“双影”“双影”一人一影便是双影。每次去双影,自己只要一杯朦胧,喜欢朦胧,就像自己总觉得夜是朦胧的,生活也该是朦胧的,太清晰了,也许就模糊了。看着杯子中朦胧的色彩,靠近它,放在双目前,它的透明,让自己看到了夜的静,听见月的私语。

准备离开双影,抱着画纸,低头探路,但还是撞在了一个人陌生的怀中,手中的画纸落空,散了一地,自己还没来得及捡起,你便弯腰捡了起来,一边捡一边说“抱歉,抱歉”。很奇怪,自己盯着你弯腰捡拾样子,不仅没有上前帮你,反而愣愣的看着你捡拾。当你把手中的画纸递到自己眼前时,自己才反应过来,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拿起画纸便往外跑,一路狂奔,没有停歇,没有回头,自己也说不清这是怎么了,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罢了。很奇怪,只不过和你匆匆一面,甚至都不曾完全看清你,但临睡前的自己脑海中竟满是你的音容笑貌,很温暖,也很舒服。

第二天,天还未明,朦胧的夜色便开始远离自己,站在窗前,东方的亮已经开始映照整个世界,昨晚的遇见就好像一场梦,天明梦衣醒。拿起自己的画笔,束起额前的长发,在画纸上让远方靠近自己,让自己亲近远方。当天空没有了夜的朦胧,自己又重新爬回床上,拿起昨晚的画纸,静静翻着。但翻了几遍还是找不到其中的一张,那是一张“烟雨”陪伴自己很多年了,它不仅是一张画,更是自己的依靠,它是朦胧的,不论走到哪里,自己总要带着它,它就像是自己的故事,烟雨朦胧。细细想来,肯定是昨晚落在“双影”了。没多想,便准备去双影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还没出门,便听见有人敲门,一开始自己意为是邻居家的,但敲门声再次响起时,自己再没有怀疑,凌乱的长发,赤着脚,披着一浴袍便去开门,由于房子久了,站在门口,自己询问门外是哪位,但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“我”字,便没好气的打开了门,说实话门打开的瞬间,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甚至都忘记请客人进门。只是静静地盯着你,突然间没有了感知,倒是你,轻轻地微笑,温暖的说“我是来还你的画纸的,昨晚你跑的太快”。听到的你的话语,再看看你手中的画纸,确实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张“烟雨”想到自己凌乱的头发,赤着的脚,顿时又多了几份尴尬,颤颤地开口道“谢谢你”只是这三个字,就已经让自己的心开始狂跳不停了。你好像看出了我的紧张,笑着问我可以进去吗?自己才想到请你进来。你笑着说很喜欢昨晚落在“双影”的那张烟雨,有种说不出的朦胧美,还有略带忧伤的淡淡气息。听到你的话语,自己只是点了点头。

没多久,你就离开了,看着你远去的背影,再看看手中的那张画纸,细看发现多了点什么,原来是背后有一句话“烟雨朦胧映双影,月夜相随心相印”。原来,你我的心都是朦胧的。

入夜,抱着画纸,走进了“双影”那个熟悉的位置,又多了一个影子,还是那杯“朦胧”只不过有了你陪伴,你温暖的声音,轻轻地笑容,让心中的那场烟雨,愈发朦胧,越发清晰。一个人,不再只是青石板上咚咚作响。

多情的夏季,数不尽星辰,带着梦的朦胧,牵起彼此的影,烟雨朦胧。

2015-10-13

四 : 泪雨朦胧 淹没尘埃

犹记得小时候,墙外的春天是一朵美丽的浮云,耳畔响起的是孱孱流水留下的那片华而不实的过往;

犹记得小时候,篱笆外的古道是多年前的白日梦,痛击敲打的心扉恍然间不知所云,只记得那些凋零的枫叶随着抖落的枝桠闷不吭声;

犹记得小时候,窗台前、橱柜旁陈设是一沓沓封有水印的老旧默片,上面的文字清清淅淅的写着我和你。

夜,在我的记忆中是一种幻想,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予彼此浅浅的伤疤,那味道仔细琢磨,才发现真的是一种忽隐忽现的悲凉;

夜,在我的脑海里是一种直觉,总是会在踌躇间徘徊不定给予心灵上莫大的感伤,那悲凉仔细玩弄,才发现真的是一种若即若离里不可或缺的美;

夜,在我的灵魂深处更像是一种纠结的悖论,或深或浅,或明或暗,以至于最后借以横冲直撞的顽固来装帧麻木的灵魂,亦真亦幻,层次分明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1k.com )

小时候,听妈妈说,泪是咸咸的,于是我始料未及般的陶醉整个晌午,直到深夜,听着墙外枫叶沙沙落地,我才置泪声于不顾,冲向外界的漆黑,奋力潜行。从那以后,我知道了:陨落的流星是在寻找自己来时的路。

小时候,听老师讲,雨是密密的,于是我囫囵吞枣似的背完了搁置已久的古文,直到有一天,在那间教室,我才敢拾回阔别多年的纸飞机,因为那里有我的童年和无法企及的幻想。梦,当时也许是对自己最大的见证;

小时候,听大人们说,南飞的雁是在祈祷下一季的轮回,于是我默默浅唱,任泪水浸满衣袖、无拘无束、情不自禁的在暗地里发出沉闷的声响。直到无来世,直到无轮回,直到哽咽无声,还优柔寡断恸哭着清华池旁幽幽的沁香。

因为我知道,花一样的味道,我还是比较喜欢。

长大后,泪雨朦胧整个世界的变换,连季节都恨不得把破碎的曾经狠心碾碎,头也不回,直愣愣地对着夜里的孤星独自叹息;

长大后,泪雨簌簌的承载着黑夜的寂寞,用叮咚的流水声为整个尘世打坐,等一切都醒了,才发觉:梦,已不再了。这可悲的迹象似乎一再表明,淡然的妥协也许是对自己最真实的自我反叛;

长大后,泪雨闻声。只闻远方,琴声亦真亦切。因此,我只能用尽最后的恰似温柔与秋风作伴,编制那若即若离中残缺的一汪清梦。

是的,梦,亦真亦幻,我的确相信它存在的价值以及在某种意义上赋予的使命感;

是的,梦,亦幻亦炫,我的确相信它体现的人文关怀以及时代给予的某种趋势上的涵义;

是的,梦,亦镜亦象,我也确实相信它给人们灵魂上留下的撼动与真实。

此刻,掬一把月,心事才觉得了然。。。

其实,对于空洞的灵魂来讲,就算是泪成雨声,也弹不出寂寞的漩涡,因为卑微字眼不允许刻满伤痕来谓以断肠。因此染红的玫瑰终究会血色、销魂的开场;

其实,对于不羁的风度而论,就算是天昏地暗,也压不陷地狱的邪恶,因为苍白的死去活来也会让心灵上的琴弦划上刻痕以致触不及防。因此游离的青春终究会抛开常规,秒杀那散落在记忆里的破碎和曾经;

其实,对于漂浮的玄虚凭心而论的话,就算是生不如死般追忆,也换不回喋嗷的苍穹,因为喋血的霰雪鸟以及那懵懂的清梦不想就这样被无情的霸占。因此那沉淀在天空里的音符便会随着血液肆无忌惮、毫无保留,肆意地流淌。

也许,泪水漫过的地方,始终是一种无法磨灭的离殇。曾经有过幻想,曾经有过迷茫,曾经也曾百无聊赖地对着镜子:说谎。

也许,尘埃蔓延过的村庄,始终是一种无法企及的鬼魅。曾经有过虚脱,曾经有过难忘,曾经也曾一而再再而三:对镜贴花黄。

也许,昔日黄昏眷恋过的流浪,始终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。曾经有过落花有意,曾经有过流水无情,曾经也曾幸灾乐祸般顽固的逞强。到最后,一直到后来,充满泪眼的结局里隐藏着两个字:悲剧!

两行清泪,就这样哗啦啦狠心的泛滥,成灾的背景由原来的昏黄瞬间变成了幽暗,那藏在谷底的凄凉撕心裂肺、拼命挣扎,丝毫没能逃过今天。只得残忍暴露真实假面,祈求能换来虚实结合的素颜。

幽暗的地穴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美轮美奂的party,我知道舞池里跳动的音乐是彼此心跳的自由搏击,在一场华丽的吴侬软语之后却又很快销声匿迹,直至消失在云端。隐蔽、出现,出现、隐匿,几经辗转之后,才莫名地在心底无谓的欣喜,又或者是在徒劳前一次的悲恸。

幽暗的谷底似乎无法正视白昼的无情,愤扼之后只留下错愕的情绪在成灾的领地上默默哭泣,愈演愈烈的场景仿佛在等待族人的膜拜。于是,我收拾紧绷的心情抑扬顿挫的牵着你手,让文雅的泪水朦胧记忆里惨淡地容颜。

幽暗的领域似乎难以承受华清池的超重,决然地梳弄前世的尘埃,冲击着流淌在鲜血里浮动的溪流。

tags: [db:标签]